天照聊天-軍中生活

軍中生活

早期當兵須經過嚴格的訓練,也就是前八周後八周;既往的苦練也不是沒道理,就像新植盆栽枝葉無序,雕調之後,即成美樹。

半年訓練完成則分發部隊,這時一切視為軍中重要機密,不可洩漏,從台中第三中心連夜火車到基隆,剛下火車就看到一群海軍士兵在搔擾一位女子,我們弟兄一群人衝上去和海軍打群架,不到兩分鐘雙方長官出來擺平。





當初陸軍部隊就安置於基隆的補充營,等待船期前往馬祖前線,在補充營大約一星期,每天都要把部隊帶到約一公里外的一所學校用餐,飯後再帶回補充營;這時有些弟兄就趁著部隊在外行走的機會,把預先寫好的信投入路邊的郵筒,我也是要把信往郵箱投;當我腳步放慢,後頭就罵"三字經"一推,剎那心又悶又刺激,還是忍下來。

回到補充營,大家都在睡午覺,我就是睡不了,非去把他請出來問問,結果又打了一架 ,禁閉處罰,接下來此人可能找機會報復,上了"補給艦",從基隆到馬祖南竿16小時,部隊在甲板上睡覺,唯我整夜不敢睡,怕對方趁機把我推入海中。

/
/
/
/
/
/